对确有专长中医考核注册几个问题的看法

2018年4月28日 0 条评论 350 次阅读 0 人点赞

对确有专长中医考核注册几个问题的看法

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会长   陈珞珈

(原载2017年12月8日《中国中医药报》和2017年12月8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国中医公众号》)

《中医药法》及其细则《中医医术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核注册管理暂行办法》出台以来,有人拍手叫好,也有人表示担忧。下面我谈谈我个人的看法。

一、打通师承路径至关重要

1999年颁布的《执业医师法》,强调学历和全国统考,却忽视了中医传承几千年的主要途径——师承教育。过去中医主要是通过师带徒方式培养人才的,与西方现代医学主要靠医学院校培养人才的模式是不一样的。医疗的目的是安全有效的解决患者的疾病与痛苦,与学历有关,但不能唯学历论,而重在医术的传承。历代中医名家辈出,如现在的国医大师中,许多都不是院校教育培养出来的,这正是中医师培养的特殊性。

中医药技术与名医多源于民间,有许多民间中医和具有中医药一技之长的人员,掌握有很多疗效独特的验方和技术,深受百姓欢迎,在现有执业医师资格考试体系中,由于没有医学学历,导致绝大部分这类人员无法通过目前的执业医师考试取得合法的行医资格。若放弃行医,不仅丧失谋生手段,还导致某些独具特色、疗效显著的中医药宝贵技术和方法失传;若继续行医,往往成为打击非法行医行动首当其冲的打击对象。很多散在民间的独特中医疗法面临失传,为继承这些技术,有的执业医师拜民间中医为师,倒出现了“学生有资质,老师无资质”的怪现象。此次《中医药法》突破制度上的瓶颈,彻底打通了中医师带徒人员和确有医术人员的执业路径。

有人说,现在已经有48万中医医师了,有几十所中医药大学了,还需要从民间和基层考核录用中医吗?我告诉大家几个数据:1959年全国西医23.4万人,中医48.2万人;今天全国西医执业医师有271万,是中医的5.6倍。在全国的卫生技术人员中,中医中药人员仅占7%。全国平均每个乡镇卫生院仅1.85个中医;每个社区卫生服务站仅1.08个中医,而且这些中医并非全用中医的方法治病。每个诊所的中医人员不足1人。一些农村和西部偏远地区已经找不到中医看病了。我们不需要中医?基层和农村不需要中医吗?这次考核注册民间中医,既保存了师带徒和民间独特疗法这一国粹,又解放了一批身怀绝技确有疗效的中医,用改革思维与制度创新来加快充实基层和农村的中医人力资源,体现了中医药管理部门和中医药界的勇气、担当和智慧。

另外,在我们中医的院士、国医大师里面,一部分人不是中医院校培养的。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中医研究院和北京中医药大学建立之时,中央下决心从四川、江苏和浙江抽调了近百位名老中医到京工作,如蒲辅周、董建华、李重人、王绵之、印会河、刘弼臣、程莘农、王文鼎、杨甲三、蒋卫庄、王玉川、钱白瑄、承淡安等,他们基本上来自于私人诊所或地方私立中医学校。文化革命以后,中医严重缺人,根据中共中央1978年56号文件,当时从全国基层和民间考试录用了几万名中医补充到中医机构,其中有今天的部分国医大师、好几个省的中医管理局局长和副局长,以及许多省级名老中医,他们都是当时以优秀的成绩考试录用进来的。中医高手在医院和大学,也在民间。穿了皮鞋的中医,要关心帮助那些还在穿草鞋的中医。

二、中医队伍的质量不会下降

有人担心民间中医考核注册后中医队伍质量会下降,我认为这是多虑了。建议大家应该认真看一看《中医医术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核注册管理暂行办法》。《暂行办法》规定,申报人有两个条件:以师承方式学习中医的,要连续跟师学习中医满五年;经多年中医医术实践的,要具有医术渊源,在中医医师指导下从事中医实践活动满五年或者中医药法施行前已经从事中医医术实践活动满五年。两者共同的条件是:对某些病症的诊疗,方法独特、技术安全、疗效明显,都要有两名执业中医师推荐。能否给他们发证,关键是有一系列完整配套的临床考核办法,还有五位同专业或同专科的专家对其临床疗效进行系统的全面的临床考核,从这一点上来看,执业医师考试的临床考试可能都没有这么多专家这么严格。我们要相信我们的考核专家和各省市区的中医药管理部门,他们有着丰富的经验,他们会很好的把握政策,他们绝对不会把江湖骗子们放进来的。张悟本之流本来就不是中医,不会看病,他们在严格规范的临床考核面前,别想越雷池一步。

三、设置门槛很有必要

网上个别民间中医说:“暂行办法实际设置了好多的条条框框,中医本身就是传承技术,应该取消门槛”。我不同意这种观点。现代社会分工越来越细,专业化是社会技术与劳动分工的必然结果,很多高技术专业岗位一定要具备资质,一定要持证上岗,如医生、会计、律师、教师等。治病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不设门槛,不进行规范严格的临床考核,如何保证中医医疗服务的疗效和安全性?中医既要继承,也要与时俱进发展创新。

有一个名间中医向我咨询:我们民间中医看病内科、外科,妇科,儿科和针灸的病都会看,这次只让我们报考“内服方药类”或“外治技术类”一个专科或者自己擅长的几个病,国家中医药管理部门不应按西医的管理方法来束缚我们民间中医的手脚。我对他说:仅内科就有几百种病,现在三甲中医医院的内科主任医师,一辈子只会看一个系统的病,如脾胃病(消化系统)、肺病(呼吸系统)、肾病(泌尿系统)、心病(心血管系统)等等,有的专家甚至一辈子就专门看一个糖尿病,你一个人这次要去报考五个科,人家专家会一个病一个病来考核你的,就拿三十个病来考你,你拿得出疗效确切的每一个病的若干病历资料出来吗?你不是自撞南墙吗?基层和民间的中医,要正确对待这次考核的机会,也要正确对待自己,不要老子天下第一,包治百病,那样你肯定是考核通不过的。

现在不少民间中医有一个顾虑,因他们长期在农村或基层看病,与体制内的中医没有联系,他们找不到两名执业中医师来推荐他们,推荐的中医也不了解他们。网上这类反映特别多。建议各省市在制订地方《实施细则》时正视并妥善处理这一问题。考核录用民间中医,关键在于他有没有确切的临床疗效,而不在于有几个执业医师来推荐他。

值班编辑

这个人太懒什么东西都没留下